联系我们
  • 莱帕克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
  • 010-62770719
  • 010-62770719
  • lpk@lpkbj.com
  •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清华科技园创业大厦
外国人怎么看中国的化工企业发展之路
发布时间:2015-03-18 14:33:33| 浏览次数:

 

   核心观点


    中国企业应坚决把没有希望、没有竞争力的产能关停,同时行业应注意是否还应该新增产能。
    整体资本回报率19% 中企大多低于平均线


    迪克森介绍说:“我们跟踪研究发现,5年来,全球化工行业主要变化是大多数企业提高了资本回报率和利润率,但不一定提高了规模。从损益表看,企业在过去5年将运营资本回报率平均提高了5个百分点,达到了19%。当然这个结果是积极的,但企业所采用的举措却并非完全积极。因为企业往往进行了成本削减,包括销售、管理、行政等费用的削减,甚至也有企业削减研发投入。虽然全球化企总的利润是升高的,但毛利率是下降的。企业通过削减其他的成本来增加利润率。”
    德勤这项研究发现,从2009年的表现看,全球不同地区的化工企业呈现出不平衡竞争的局面。化企投入和效益产出的表现不一。通过了解不同公司的财务和业绩,德勤发现,企业所处的位置决定了其有多少资源,有哪些方向可选择。已经面临困难的企业,如果不能成功改进的话,风险就会加大。
    具体到中国,在德勤跟踪的全球250家上市公司中,约15家来自中国。其中仅有一两家企业达到全球精英企业水准,即与利安德巴塞尔、陶氏、巴斯夫、SABIC、壳牌、沙特阿美、埃克森美孚等接近的水平。他们一方面可以实现较好的投资回报率,另一方面拥有全球领先的大宗化学品产能,持续保持低成本优势。
    究其原因,主要是中国企业过去投资非常大,但产出效益不够,即资产效率利用不充分。这些企业无论自身业绩好不好,还在不断加大投资。但事实上,有些子行业产能已经过剩。中国企业应坚决把一些没有希望、没有竞争力的产能关停,同时应引起注意的是,行业是否还应该新增产能。
    归根到底,化企的运作需要更有纪律性,不仅让已有的生产装置高效运行,也要让手头资金得到高效配置。因此,中国企业需要加速转型,不能等待。

核心观点

    除了生产之外,化工企业还必须关注全球贸易流向的变化。不能只想着在这个地区有竞争力,而是要考虑工厂的全球竞争力。
    原料多元化变革 新的陷阱出现


    作为一个对资源和能源高度依赖的行业,全球化工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原料变革。过去的几十年里,石油一直担当原料和能源供应的主角。但如今形势完全不同了,原料多元化及其变革,要求石化行业具备高度的适应性和灵活性。
    观洋十分形象地比喻道:“过去由于高度依赖石油原料,全球化工企业的选择不多,就像养在同一个池塘中的鱼。但现在企业已纷纷寻找其他可替代的原料路线,跳跃到更广阔的空间。比如,中国企业积极寻找煤化工的机会,先进煤化工产业获得了巨大发展;有些企业看到北美页岩气的成本优势,去追随页岩气的脚步。但在此过程中,需要警惕新的陷阱!”举个例子,美国拥有廉价的页岩气、天然气,且美国借贷利率很低。很多公司包括中国公司资本充裕,因此会被吸引去美国建乙烯裂解装置。
    迪克森直言不讳地说:“这是很危险的!通过深度分析,一个企业如果没做到以下几点,就会有很大风险:一是装置规模是否达到了有竞争力的世界级规模;二是所处的地理位置是否有供应链优势,即考虑管道设施、离港口距离等;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,是否有至少15年的长期销售合约,能保证一半的乙烯及下游产品产能在美国当地销售掉。另外,还应考虑到一个装置需要20~30年才能收回投资,因此也必须确保原料稳定性。其实这几点对中国企业‘走出去’,即在中国以外的任何地方建厂都同样适用。”
    原料和市场是业务的两端。除了生产,化工企业还必须关注全球贸易流向的变化,并且在经济全球化中,这对于企业的影响越来越大。中国化工企业需要更加明确全球不同区域的供需平衡。例如,美国曾经是氮肥进口大国,获得廉价的页岩气后,北美已经开建很多氮肥装置。北美很快就自给自足。虽然美国现在从中国进口氮肥的比例不大,似乎对中国氮肥行业影响不大。但是自足后,美国会减少从中东的进口。中东多出来的氮肥会销往别的农业大国,比如印度和东南亚。但这些地方是中国氮肥的出口目的地。由此,美国的页岩气将对中国化肥企业的业务带来风险。
    “因此当你在一个地方建厂,不能只想着在这个地区有竞争力,而是要考虑工厂的全球竞争力。”迪克森说。

核心观点

    传统化工领域,大宗化学品企业要持续地与具有最大规模和最低成本的企业对标;生产利基产品和提供服务的特种化学品企业,要密切关注产品的替代更新。非传统化工领域,生物基原料路线蕴含着巨大商机。化工行业价值链上各环节的企业需要提升合作水平。
    突破传统模式 捕捉新的机会


    如何让化工企业突破原料等因素的禁锢,实现更自如的生产经营?迪克森建议,在德勤研究的中国企业中,部分表现领先的中国大宗化学品生产企业,未来需要注意在全球任何市场都保持原料优势,包括原料获取和原料成本优势。
    对于其他中国企业而言,还有另外几种选择:一是涉足大宗产品(包括中间体)中产量不大的产品,并很好地控制成本。这主要是指在中国生产和消费,没有太多的国际竞争,生产企业不太多、产量也不大的产品,如乙二醇等。二是聚焦自身有专业知识优势和能提供增值服务的产品。这样的化工企业具有更高的议价能力。因为,客户更愿意选择在某个特定领域有专业优势,能提供优质服务的合作者,并且可以承受适当高的价格。
    但这都是传统化工行业的路径,无法避免行业的周期性和进一步加剧的产品大宗化风险。大宗化学品企业要持续地与具有最大规模和最低成本的企业对标。而生产利基产品和提供服务的特种化学品企业,则要密切关注产品的替代更新。企业需要保持非常高的警觉性。另外,行业整合的趋势也将持续,已经发生的一些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并购将持续下去。
    跳出传统化工路径,生物基原料路线化工意味着非常大的商机。生物工程最大的两个优势是可调控(可操作、可编程)和投资成本低。比如,企业建了苯的生物路线生产装置,未来根据需要可以调整为生产甲苯。原料可能不同,但还是生物发酵的过程,只需通过生物工程的调整来实现,装置本身无需改变。这可节约大量投资。具体看,生物原料路线有机会的方向主要在碳四、芳香族、C13~C15等。
    “让化工企业有竞争力的做法是,提供解决特定问题的方案。比如,解决资源缺乏、水环境问题,增加食品供应以及让城市生活更美好的产品和服务;捕捉下游未满足的需求,比如,汽车轻量化,提供完整的先进材料系统;与价值链上下游、竞争对手企业合作,也包括尝试不同业务模式等。”迪克森说。
    观洋补充道:“市场有许多新的机会,但捕捉到机会是比较困难的。对很多公司而言,营销其实是构建客户关系,要善于发现并把握机遇,特别是在一些具体的领域。归根结底,化工行业价值链上各环节的企业需要有更高水平的合作。”

 
 
 上一篇:我国快速检测仪器行业发展前景广阔
 下一篇:我国仪器仪表发展遵循三大准侧
  •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清华科技园创业大厦
  • 电话:010-62770719
  • 传真:010-62770719